Le Fugitif

June 3, 2009

Amritsar

Filed under: [2006-2010] Wander | 游 放 — cyan6 @ 4:00 pm
 
Harmandir Sahib, Amritsar
 
 
 
1577年,一个残废的信徒在Amritsar (阿姆利则) 的一处泉水浸浴后得到痊愈。
锡克教(Sighism)第四代先知(4th Guru)得知后在此画地成湖,
并命名Amrit Sarovar(Pujabi语意译为“圣露之湖”)
随后Harmandir Sahib(金殿,Pujabi语意译为“神的居所”)被建立在湖的正中。
据锡克教义记载,每个信徒的生命中都要来这里沐浴和朝拜一次。
 
19世纪初期,在成功击败阿富汗多次入侵后,Ranjit Singh带领王国进入全盛时代。
期间,他用100公斤黄金去装饰金殿并传扬锡克文化,
Punjab 也因此成为一个于当时英属印度而言相对独立的省份。
于是,这座环绕在圣湖四周建立而成的城市,因圣湖得名的Amritsar,
慢慢成为今日的锡克教圣城,印度西北部Punjab省首府及文化中心。
 
 
 
 
 
 
 
 
 
 
 
 
 
 
 
—————————————————————
[[劫後. 梵歌]
Chapter I 阿姆利则
 
 
 
窗外传来用Punjabi语吟唱经文的广播。
 
在印度西北部的大部分城市,
在清晨,悠扬而略感悲戚的经诵都会随着晨雾,笼罩整个城市。
慢慢的,我听到了一些街上的碎语,
偶尔的一两声狗叫,途径的自行车铃声,还有卖茶人的叫卖。
这深冬的晨曲,唤醒寂寞的旅者,告诉他们身在一个陌生的国度。
 
我睁开眼睛,再也睡不着。
裹上着一张本来买来送朋友作纪念品的大毛毯,走出房间,随着那些虔诚的人们来到金殿。
 
在阿姆利则,我的旅店在离金殿步行约三分钟的街巷里。
出于习惯我会选择那些在拍照地点附近的住所,
这样清晨起来,便可以步行到目的地,
捕捉弱光里的景色,还有和我同样贪早的人们。
尽管在阿姆利则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没有相机在手。
 
不知何时起便有了想要来印度的念头,但让自己真正下定决心的,
是在廉价书屋里看到的一本介绍在Pubjab聚居地古雅历安人后代;
看到他们拥有着和大部分印度人不同的细白皮肤,高大身材和挺拔鼻梁的外貌,
他们独特的锡安文化,还有宏伟的金殿图片,很是感兴趣。
于是便有了这次印度之旅。
又因为之前在德里火车站丢失了相机,所以致电了朋友,
委托他们从把我在澳洲住处的备用相机寄到阿姆利则来。
于是我又被迫留在这个城市,等待着我的包裹。
 
连续四天的傍晚,
我穿越了大半个城镇,来到阿姆利则邮政总局,
对着同样难懂的口音,同样不耐烦地脸孔,同样询问着同一个问题,同样地失望的离去。。。
其余的大部分时间,我趟在旅店床上,
望着天花,看着那吊扇的影子,随着从窗帘缝透过来的日光缓缓移动,慢慢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我努力的尝试着过没有相机的生活,只是很难。。。
 
或者冥冥中这金殿里边的主人安排了这一切,让我放下一切来到他的圣堂之前感悟真理。
和所有印度境内的寺庙一样,所有人等进入金殿前都需要脱下鞋子,以保持场地的圣洁。
这天早上气温只有7 度,沿着黑白镶嵌的大理石铺满了池边的一周,
期间不断被信徒洗刷的地板的水泼到脚上,只感到一股透骨的寒气蔓延全身。
 
我看着前边的一个大胡子脱去衣服,然后缓缓解开头上的Turban,
顺时针一圈,两圈。。。总共九圈。
他站到池岸边的台阶上,俯下身子双手捧起湖水洗了一下脸;
把右手放到头上,用手指上滴落的水珠沾湿了头发,再把水捧到嘴前喝了一小口。
接着他眼睛紧闭,双手合掌,口中默默念叨着,
突然的一下,把身体完全浸没在池水里面。。。
 
他上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那么的神闲气定,
仿佛丝毫感觉不到周遭的世界和那冰冷的空气。
 
我在池边站驻,犹豫了一下。
终于战战兢兢地提起裤脚,学着大胡子把双脚浸在池子里,
希望这圣露之湖能让此刻浮躁和茫然的内心平缓下来。。。
 
可是我始终没有听到真主的声音。
过了没多久,我感到双脚快要失去知觉。
我哆嗦着走上台阶,向手掌大口吹着热气。
 
我用毛毯把自己包得严严紧紧,
在池边的徊廊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开始了发呆的一天。
 
 
 
 
 
 
 
 
 
 
 
 
 
 
 
 
 
 
 
 
 
 
 
 
 
 
 
 
 
 
 
 
 
 
 
 
 
 
 
 
 
 
 
 
 
 
 
 
 
 
 
 
 
 
 
 
 
 
 
 
 
 
 
 
 
 
 
 
 
 
 
 
 
 
 
 
 
 
 
 
 
 
 
 
 
 
 
 
 
 
 
 
 
 
 
 
 
 
 
 
 
 
 
 
 
 
 
 
 
 
 
 
 
 
 
 
 
 
 
 
 
 
 
 
 
 
 
 
 
 
 
 
 
 
 
 
 
 
 
 
 
 
 
 
 
 
 
 
 
 
 
 
 
 
 
 
 
 
 
 
 
 
 
 
 
 
 
 
 
 
 
 
 
 
 
 
 
 
 
 
 
 
 
 
 
 
 
 
 
 
 
 
 
 
 
 
 
 
 
 
 
 
 
 
 
 
 
 
 
 
 
 
 
 
 
 
 
 
 
 
 
 
 
 
 
 
 
 
 
 
 
 
 
 
 
 
 
 
 
 
 
 
 
 
 
 
 
 
 
 
 
 
 
 
 
 
 
 
 
 
 
 
 
 
 
 
 
 
 
 
 
 
 
 
 
 
 
 
 
 
 
 
 
 
 
 
 
 
 
 
 
 
 
 
 
 
 
 
 
 
 
 
 
 
 
 
 
 
 
 
 
 
 
 
 
 
 
 
 
 
 
 
 
 
 
 
 
 
 
 
 
 
 
 
 
 
 
 
 
 
 
 
 
 
 
 
 
 
 
 
 
 
 
 
 
 
 
 
 
 
 
 
 
 
 
 
 
 
 
 
 
 
 
 
 
 
 
 
 
 
 
 
 
 
 
 
 
 
 
 
 
 
 
 
 
 
 
 
 
 
 
 
 
 
 
 
 
 
 
 
 
 
 
 
 
 
 
 
 
 
 
 
 
 
 
 
 
 
 
 
 
 
 
 
 
 
 
 
 
 
 
 
 
 
 
 
 
 
 
 
 
 
 
 
 
 
 
 
 
 
 
 
 
 
 
 
 
 
 
 
 
 
 
 
 
 
 
 
 
 
 
 
 
 
 
 
 
 
 
 
 
 
 
 
 
 
 
 
 
 
 
 
 
 
 
 
 
 
 
 
 
 
 
 
 
 
 
 
 
 
 
 
 
 
 
 
 
 
 
 
 
 
 
 
 
 
 
 
 
 
 
 
 
 
 
 
 
 
 
 
 
 
 
 
 
 
 
 
 
 
 
 
 
 
 
 
 
 
 
 
 
 
 
 
 
 
 
 
 
 
 
 
 
 
 
 
 
 
 
 
 
 
 
 
 
 
 
 
 
 
 
 
 
 
 
 
 
 
 
 
 
 
 
 
 
 
 
 
 
 
 
 
 
 
 
 
 
 
 
 
 
 
 
 
 
 
 
 
 
 
 
 
 
 
 
 
 
 
 
 
 
 
 
 
 
 
 
 
 
 
 
 
 
 
 
 
 
 
 
 
 
 
 
 
 
 
 
 
 
 
 
 
 
 
 
 
 
 
 
 
 
 
 
 
 
 
 
 
 
 
 
 
 
 
 
 
 
 
 
 
 
 
 
 
 
 
 
 
 
 
 
 
 
 
 
 
 
 
 
 
 
 
 
 
 
 
 
 
 
 
 
 
 
 
 
 
 
 
 
 
 
 
 
 
 
 
 
 
 
 
 
 
 
 
 
 
 
 
 
 
 
 
 
 
 
 
 
 
 
 
 
 
 
 
 
 
 
 
 
 
 
 
 
 
 
 
 
 
 
 
 
 
 
 
 
 
 
 
 
 
 
 
 
 
 
 
 
 
 
 
 
 
 
 
 
 
 
 
 
 
 
 
 
 
 
 
 
 
 
 
 
 
 
 
 
 
 
 
 
 
 
 
 
 
 
 
 
 
 
 
 
 
 
 
 
 
 
 
 
 
 
 
 
 
 
 
 
 
 
 
 
 
 
 
 
 
 
 
 
 
 
 
 
 
 
 
 
 
 
 
 
 
 
 
 
 
 
 
 
 
 
 
 
 
 
 
 
 
 
 
 
 
 
 
 
 
 
 
 
 
 
 
 
 
 
 
 
 
 
 
 
 
 
 
 
 
 
 
 
 
关于锡克教(Sikhism)
1947年,在脱离大英帝国的管辖后,英屬印度分裂成以印度教为主的新印度和較小的伊斯蘭教國家巴基斯坦,随后东属巴基斯坦又独立成先今的孟加拉。虽然在印境内,信奉伊斯兰教的只能算是少数派,但千百年来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在印西北部和巴接壤的省份,伊斯兰教仍然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历史学者认为,锡克教是综合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教义的结合体。十五世纪,一位在Lahore(现巴基斯坦首都,与Amritsar只有数小时的车程)诞生的印度教圣者Nanak,从西方引入伊斯兰哲理到印度教当中。追随者视他为先知(Guru)。此后另外九代先知巩固了Nanak的思想,并由第十代先知 Gobind Singh建立一个全新的宗教, 锡克教派。大部分的锡克教教义都由他创立。
 
锡克教沿用了印度教的冥想和浸浴等习俗,但推崇平等,包括反对食用烟草,等级分化和性别歧视,其中种姓制度的消除被视为锡克教与印度教最大的分离。传统的锡克男子日常穿着需要蓄发,包头,着短裤(穿在长袍内,方便在公众场合洗浴),带金属手镯及配短剑。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

  1. “细白皮肤,高大身材和挺拔鼻梁”,我以前老板也许就是古雅利安人的后代。

    Comment by Leo — June 3, 2009 @ 6:44 pm

  2. 感觉那位老者很干净

    Comment by Lifeng Li — June 3, 2009 @ 11:46 pm

  3. 很有趣的故事,很美的图片!

    Comment by Tommy — June 3, 2009 @ 11:51 pm

  4. 第1,2(–有聖靈感覺,吾知道係吾係因爲潭野reflex金色光芒和有只貓係度)和第3張(–清新和霛靜,應該是“朝侯早“)吾錯。但爲什麽嘀“阿差“都堇兇神惡煞阿?!而且有個好似叫你吾好影。ps: 你部laptop點?買返部未?!

    Comment by louis — June 4, 2009 @ 10:40 pm

  5. outstanding!一直疑惑,你是如何像是隐身一般混入他们之中拍摄的呢?通过交谈让他们放下警惕么?尤其那些近距离的似乎没有被发现的拍摄!有些看上去像是挂在身上时拍摄的,是么?我往往被发现就慌了手脚,没被发现前却也蹑手蹑脚…颜色也着实的好,真实但不繁复。要学习的太多了,希望有可能的话指教一下呵呵

    Comment by folky — June 5, 2009 @ 5:37 am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