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Fugitif

August 3, 2008

July _ The Memory of Wounds

Filed under: [2006-2010] Wind Talker | 风语者 — cyan6 @ 9:10 pm
 
 
Ballarat, Vitorica
 
 
 
 
 
 
 
 
 
 
 
 
 
 
 
 
 
 
 
 
 
 
 
不知道曾拍过哪几张片子打开了哪一位读者的哪一个心结,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应该是我的荣幸
做朋友当然没有问题,下次留言的时候,署上你/你们的名字就好了,不然显示的永远只是陌生人
 
用笔写space 只是因为家中应该是住处不能上网,而公司没有中文输入
大家也不需要太在意文字的内容,尽管很感谢你们的关心
生活中自然笑泪有时,只不过我习惯打开伤感的触角去处理回忆。
 
 
‘Probably there is no memory other than the memory of wounds.’  
– Czeslaw Milosz
 
The Memory of Wounds, 影集’Babel’(通天塔)的序言
今天在GOMA 看展之余买下了这本书
Babel2006金球奖7项提名,最佳导演的影片
这本影集除了收集了精彩的剧照和导演笔记,还有很多在拍摄场地,摩洛哥,墨西哥和日本的人文摄影作品
 
 
 
 
 
 
 
 

Cate Blanchett
 
喜爱的澳洲女演员,一个是Naomi Watts, 另一个是Cate
或神秘,或坚强,或妩媚,或悲伤,只是轻描淡写,已经恰到好处
 
 
 
 
 
 
 
 
 
 
 
 
 
以下是蔡小姐对Tower of Babel (通天塔)的专业注解:
 
‘在没有巴比塔的故事之前,整个世界只使用一种语言,人类文明空前繁盛
人们聚居在一个城市,计划建造一座通往天堂的高塔,以展示人类社会的强大
上帝知道若此塔建成,人类将会自大而目空一切
 
于是上帝把人类统一的语言划分成无数分支
自此,因为语言分歧,人们变得难以沟通和了解彼此
这个伟大的城市开始瓦解,关于建造巴比塔这一构想也不了了之.
Genesis 11:1-9
 
换一个角度看, 巴比塔或是人类渴望团结的象征
有点不明白,神既爱世人,为什么要拆分我们的语言?
要知道,这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悲痛和仇恨,冲突和战争
都是由沟通上的误解和隔阂而造成的
(也许有一天圣经不再是我的休闲读物,我自己能解答这个问题)
 
 
 
 
 
 
 
 

Morocco
 
Mexico
 
Japan

 
 
 
 
 
 
 
影片围绕着这个主题,十二个主角,三个国度,四种不同的命运,
缘于一场无意的意外,将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人们交织在一起.
因为语言不通,大家都无办法听到对方心底的呼喊和挣扎。
 

记得看完影片的时候,我只是更加感叹,即使很多人使用着相同的语言,即使曾是多么亲密的关系

因为没有静心聆听对方的倾诉,或者拒绝敞开自己的心扉讲述自己的感受, 而造成很多令人惋惜的结局…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movie ‘Babel’

more informaiton about the photo book ‘Babel’ on Amazon.com

 

 

 

 

 

 
无论如何,7月已经过去,而我决定把回忆的伤口愈合
也希望即将到来的奥运能个带来这个世界和平,哪怕是多么短暂
毕竟,除了为失去爱而感伤,举办奥运,和发动战争,
实在有太多有意义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了
 
COLDPLAY的第四大碟终于听到最后一首歌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
无论曲风怎么变,永远能在他们的忧伤的歌词里,听到平稳而坚定的力量
 
‘So come over, just be patient, and don’t worry.’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

  1. If you read verse 4, you\’ll know that the reason they tried to build the tower is to "make a name" for themselves, while God commanded them to "scatter abroad over the face of the whole earth". They disobeyed God\’s command, and built the tower with their pride, which is a sin in God\’s eyes.

    Comment by Trista — August 3, 2008 @ 10:21 pm

  2. 译文唔同,比人感受都唔同呢
     
    我比较喜欢译成 上帝害怕人类到达天上,威胁到他的地位,于是使用这种方法……
     
    要知道在香港人们呼吁将圣经列为三级的色情暴力读物啊

    Comment by mocher — August 8, 2008 @ 5:16 am

  3. ^_^ 被留意道的感觉是笑着的,就好似以前写读者问答嘅作者嘅答话。
     
    加油吖,有理想嘅人先至迷人。

    Comment by fondya — August 9, 2008 @ 3:34 pm

  4. 其實,有語言其實冇乜吾妥。每一種語言多多少少都代表那個種族的一些性格。
    人類之間的紛爭不只是語言障礙。他涉及好多因素:宗教,文化,但最主要還是利益。這就是所以爲什麽有南北韓,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國和臺灣了。
    如果說上帝造了巴別塔(乜都好,我吾係好知道這是什麽東西)后,分離了語言使到人類之間開始有了分歧,倒不如問他爲什麽賜給人類一顆貪婪自私的心仲好啦。
     

    Comment by louis — August 27, 2008 @ 4:28 am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